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back行業新聞

江蘇10名支行長被撤職追責 禍起鋼貿市場融資黑洞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12)"> 發布日期:2013-08-21作者:網絡轉載
      本報新近獲悉,截至目前,江蘇全省因鋼貿市場融資黑洞被撤職或被追究法律責任的支行行長多達十名左右。如此多的支行行長因經營中的同一種風險而斷送前程,這在江蘇金融發展歷史上較為罕見。

  2013年1-6月,江蘇新增不良貸款182億元,成為同期全國新增不良最多的省份,而鋼貿市場則成為了這些不良貸款的主要集中領域。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上半年,江蘇鋼貿市場不良貸款余額為213億元,不良貸款率為42.3%,較年初上升23.3個百分點,且尚有部分貸款為關注類。特別是,在江蘇的5家大型銀行上半年新增不良貸款中,鋼貿貸款占到55.8%,預計后期新的不良仍會繼續增加。

  為有效化解鋼貿市場授信風險,江蘇最近提出了“依托政府、各方共同努力、爭取債務重組”的處置思路。在針對位于鎮江的揚中鋼貿市場(江蘇聯統金屬物流公司)不良貸款重組中,將不良貸款打包接盤的主體均是地方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

  行長深陷“關聯關系”

  本報獲悉,由于與鋼貿行業相關的貸款問題,截至目前,被免職或被追究法律責任的支行行長涉及到工商銀行(3.92, 0.00, 0.00%)、建設銀行(4.29, 0.00, 0.00%)、交通銀行(3.96, 0.00, 0.00%)以及省內的江蘇銀行等多家金融機構。

  有江蘇省金融維穩辦官員向記者表示,鋼貿市場的投資者對銀行放貸人員和負責人采取了諸多“軟措施”,有不少人被對方捏住了把柄,“出事的不少銀行人士,多少存在這方面的問題?!?

  這位官員介紹,比如,工商銀行淮安分行原副行長秦某被查處一案,就涉嫌在與區域內鋼貿市場貸款發放中收取賄賂,而與之同時被免的還有兩個支行行長。

  南京財經大學金融學院院長閆海峰分析稱,銀行對鋼貿企業授信尤其注重現金流和貸款用途約定,但資金暗箱操作再加上各家銀行競爭,中間缺乏溝通,使得資金流向更加難以確定,加大了銀行授信審查和日常監管的難度。

  從江蘇近幾年查處的案例和記者多方采訪發現,鋼貿市場采取多種加強擔保方式,以滿足銀行的放貸要求,在鋼材市場融資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多種模式。

  第一種是將自有土地、房產等資產抵押獲取銀行貸款;第二則是從“大公司”籌借鋼材向銀行質押申請貸款;第三是通過向鋼材市場繳納保證金,尋求鋼材市場提供保證擔保向銀行申請貸款;第四種,則是尋求第三方擔保公司擔保,向銀行申請貸款。

  江蘇省銀監局一位人士向記者分析,鋼貿市場一般都具有較強的實力,與銀行都有非常密切的合作關系,而且鋼貿市場輔以“封閉運作”模式,通過結算中心將入庫出庫的貨物按規格有序錄入倉儲管理系統,做到出入庫的統一管理,能夠有效控制風險,因此,“這種擔保方式能夠得到銀行的認可?!?

  某銀行高管坦承,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鋼貿市場運作需要大量資金維持,從銀行角度看,對其授信中收取的保證金存款能夠迅速增加,綜合收益也挺高,因此銀行都會搶占區域內的鋼貿市場。

  上述高管表示:“對銀行而言,誘惑相當大”。假設某地區的鋼貿市場融資規模為1000億元,如果平均成本按15%計算,銀行能夠取得近150億元的豐厚回報,這種“相互促進非常明顯?!?

  本報獲得的一份內部材料顯示,以蘇南某市的一家鋼貿市場為例,截至2013年上半年共有6家商業銀行共融資約8億元。

  多家銀行對區域內同一家鋼貿市場授信,就形成了多頭貸款。其中,各家銀行的擔保條件幾乎一致。

  上述高管向記者分析,客觀上,鋼貿市場的投資者、融資方、交易對方及擔保方存在非常復雜的關聯關系,銀行很難實時跟蹤資金流向,甚至有的鋼貿企業上下游客戶均在市場內,很容易制作各種假交易合同。

  化解嘗試:債務平移國企

  為有效化解鋼貿市場授信風險,江蘇最近提出了“依托政府、各方共同努力、爭取債務重組”的處置思路。在此基礎上,位于鎮江的揚中鋼貿市場(江蘇聯統金屬物流公司)不良貸款重組,走在前列。

  揚中鋼貿市場不良化解中,2.34億元不良貸款重組,盤活不良貸款15000萬元,預計貸款最終受償率將超過82%。

  但事實上,這一做法仍有議論之處。地方為此開過20多次協調會。

  揚中鋼貿市場內共有商戶103戶,其中92戶欠貸23354萬元,涉及中國銀行(2.66, 0.00, 0.00%)鎮江分行、交通銀行鎮江分行、民生銀行(9.36, 0.00, 0.00%)鎮江支行、郵儲銀行鎮江分行和揚中農商行等5家銀行,除民生銀行以聯統置業全部資產抵押外,其余各行均為擔保、聯保和動產質押貸款。

  經地方政府努力,制定了“落實承貸主體——簽定處置協議——實施債務平移”的債務重組處置路徑。其中,地方國有企業——江蘇大行臨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作為承貸主體,對鋼貿市場資產實行收購,并承擔對應債務。

  地方人士告訴本報,由于鋼貿市場投資方之一的聯統置業總價值為11402.32萬元的土地、房產和行吊等地面附屬設備已全部抵押給了民生銀行,但經過協調,“該支行從大局出發,同意放棄上述資產的抵押權,將上述全部資產轉讓給大行公司?!?

  基于鋼貿市場已經嚴重資不抵債,繼續追究其擔保責任已無實際意義,地方政府建議,“各參貸行免除聯統置業、聯統物流和大揚擔保的擔保責任?!?

  最終,由各參貸銀行向大行公司發放貸款15000萬元,并由揚中城投提供保證擔保,由大行公司收購鋼貿市場內的全部資產,各參貸行按受償金額分別收回鋼貿市場逾期貸款共15000萬元,對應扣還商戶貸款的債權交由大行公司追索。

  不過協調中規定,各參貸行不得將該部分債權轉讓或采用非法手段追繳。各行未得到受償部分的貸款,由各行自行完善抵押擔保措施,向商戶及其他擔保人繼續進行追償。

  有金融從業者認為,在這一化解過程中,大行公司和揚中城投,均是地方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將不良貸款打包接盤,可能意味著把風險從市場行為轉為了政府行為,“擔心最終可能仍由納稅人買單”。( 21世紀經濟報道 

會員登錄Member Login
姓名:
密碼:
 

合作單位Cooperation Unit

麻将视频技术视频教学